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视野 >春秋

“周典失踪”千古之谜开始揭去神秘面纱

2018-05-18 13:55:00  作者:  来源:科技日报

dafa888下载 www.rjqxw.cn   在中国历史上有这么一个朝代——周。这个朝代有这样一个人,周室典籍因其奔楚而下落不明,成了千古之谜。这个人,就是王子朝。

  王子朝,姓姬名朝,周景王姬贵庶长子,周悼王姬猛、周敬王姬匄(gài)之兄。公元前520年,周景王去世,周王室在继位问题上发生内战,王子朝占据王城洛阳数年,嫡次子王子匄避居泽邑;公元前516年秋冬之际,晋顷公出兵支持王子匄复位,王子朝战败后携带周朝典籍、礼器,在召、毛、伊、南宫四大家族追随下,出洛阳城,沿宛洛古道,抄近路直奔楚国都城寻求庇护。

  但在他们到达南阳西鄂一带(现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鸭河工区一带)时,获悉楚国也在王室继位问题上发生争斗,只得滞留在那里。9年后,王子朝被周敬王派人刺杀。他随身携带的大批周典神秘失踪,中华文明自此形成断崖,给中国历史留下了诸多至今还没有解开的谜团。

  5月10日—12日,中国先秦史学会在河南南阳鸭河举行“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文化学术研讨会”,王子朝奔楚造成的一系列千古之谜开始揭去神秘面纱。

  

  王子朝到底葬在何处 

  河南省南阳市是个人文荟萃之地,东汉著名科学家张衡就出生和长眠于该市卧龙区石桥镇小石桥村。

  距张衡墓北5公里,有个鸭河工区焦庄村晁庄自然村。在这个占地480亩,仅5000余人的小村落中,有一座清代古碑称之为“不见?!钡拇竽?。

  通过展开一系列调查、研究、实地探测和碳十四鉴定,“王子朝奔楚暨南阳先秦文化研究会”会长白振国团队初步认定“不见?!奔赐踝映?。

  他们指出,经有关部门钻探初步查明“不见?!笔且淮φ焦缙诨虼呵锿砥诘奶卮笮湍乖?,符合王子朝所处的时代;墓葬所处位置符合文献记载,召公虎及其族人在召南(今南阳市南召县)地区势力强盛,召氏之族拥戴王子朝,又紧邻楚国,王子朝流亡,自然首选召南;“不见?!狈馔猎憷馓ㄐ?,顶层面积约两亩,高约15米,陵墓上建有庙宇,封土规格形制合乎春秋晚期或战国早期王侯级,与王子朝身份相符;冢名“不见”,暗藏玄机,指向王子朝。周王室的国家典籍和周鼎等国之重器,本来传承有序。王子朝载周王室典籍奔楚到西鄂后,既不能将其归楚,又不能归晋,也不能再还回周王室,无法正常传承,又不忍遗失散落,只得深藏地下。所以,尽管其墓冢十分高大,清晰可见,后人还是依其事迹将其冢名为“不见?!?。

  周王朝典籍遗失在哪里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但有准确记载的文明却不足3000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王子朝携周典奔楚,使周以前的历史不知所踪。

  从这个方面来看,王子朝奔楚造成了周王朝典籍的遗失,是社会的倒退。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大批典籍到达楚地,造成了“唯楚有才”和南阳人文荟萃的历史景观,郭沫若称赞的“如此全面发展之人物,在世界史亦所罕见”的张衡即是其一,还有鬼谷子、范蠡、张仲景等均出自南阳?!蹲蟠肪推兰邸疤熳邮Ч?,学在四夷”,打破了周王室文化垄断的局面,造就了大批思想家,继而学派峰起,百家争鸣。

  根据历史资料,专家们分析认为“王子朝奔楚”并非仓皇出逃。其出走时携带大批象征周朝王权的典籍,包括黄帝以来尤其是夏商的文物、周代列王的诰命、诸侯各国信符奏章,以及各方的地理、人口、风俗、祭祀、特产等需报告的文书档案资料,意图复国。

  但在王子朝到达召南之际,楚国在继位问题上发生动荡,使得王子朝只能滞留召南。公元前505年,他被周敬王派人刺杀。王子朝携带的这批典籍因此失踪。

  那么,这批典籍去了哪里?由于当时特定历史条件的限制,王子朝携带的这批典籍没有传承,必然遗失。遗失方式不外有三,一是秘藏,二是散落,三是损毁。鉴于这批典籍对当事人的重要意义,白振国认为,散落和损毁的典籍应是极少数,大部分或许都被秘藏。而秘藏的最大可能就是藏在“不见?!?。据村民回忆,在“不见?!泵泶蟮钪兄嵯哂也?,原有一间小屋,坐北朝南,高约1.2米,门窗俨然,全用青石雕砌而成。在土木建筑的庙宇院落较中心位置建造一个石室,这在全国可能都绝无仅有?!拔颐侵拦罱ㄖ褐械氖?,一般都用来存放国家典籍档案,至今‘石室’成了国家图书馆的雅称?!卑渍窆虏?,“不见?!鄙厦碛钪械氖铱赡苊夭亓苏馀浼?。参与研讨会的专家们都寄望将来的考古发掘能够证实这个猜测。

  《山海经》是不是王子朝命人编纂的 

  《山海经》《诗经》《易经》,是我国最重要的三大经。但与《诗经》《易经》不同,《山海经》既没成书年代,也没作者署名。

  历代学者较为一致的研究结论是:《山海经》成书于春秋末或战国早期;作者非一人而是一个集体,这个集体掌握较全面的海内外文化信息。

  但是,这个集体是谁呢?专家分析有两种可能,一是洛阳周王室,一是西鄂王子朝。

  白振国推断,周王室是正统王朝,没有理由不署名。相反,王子朝集体当时被认为是“乱臣贼子”,因此不敢署名。此外,王子朝集体中也具备这样的编篡人才。他们中既有王室成员、世袭贵族,还有供职于周王室“图书档案馆”的官吏及学者,包括时任“国家图书馆”馆长的老子,还有“老子第一他第二”的计然。计然是当时的地理大家,多次周游列国。他们携带的周室典籍,也是信息量巨大的《山海经》得以成书所必需的文献基础。

  潜心研究《山海经》多年的文化学者周付祥表示:“《山海经》应该是由王子朝策划,计然为主编,众弟子参与编纂的。它应是形于宛(南阳古称),成于宛的?!彼怠渡胶>分杏幸欢味捞丶窃?,可印证作者当时所处的地方?!吨猩骄ぶ写问痪芳窃?8山,仅南阳就有20座左右,其中对丰山的描述有亲历之感。丰山就在当时的西鄂,王子朝和计然等人应多次到过丰山。

  2534年前,从洛阳周王室到南阳西鄂,王子朝奔楚还留下了许多待解之谜,包括追随王子朝的老子是不是隐居南阳;泗水捞鼎的泗水是不是“不见?!备浇你羲印费Ъ颐羌嵝?,随着将来的考古发掘,所有谜底将会大白于天下。

  原标题:中国历史上的千古悬案:周室典籍失踪之谜

责任编辑:宋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