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资讯

“非遗”频频嫁接当代艺术 打通传统文脉急不得

2018-04-14 10:00:00   作者:   来源:北京日报
  一度给人留下“深奥晦涩到不可理喻”印象的当代艺术,如今正大踏步尝试拉近与公众的距离。在不少展场,当代艺术作品披上了“非遗”的外衣——从人尽皆知的“精卫填?!薄坝薰粕健贝?,到剪纸、刺绣乃至皮影戏,不一而足。这些传统文化符号如同递给参观者一把解码当代艺术的钥匙,可如果不得其法,两者纯属“拉郎配”,不仅达不到亲近效果,恐怕还会背上糟蹋传统的恶名。
  “非遗”逆袭成艺术展主角
  一边是以“前卫先锋”自居的当代艺术,一边是屡被冠以“传统老土”的“非遗”,曾经互为陌路的二者,在三四月间的京城艺术展厅,却扎堆儿走到了一起。
  本月初,北京时代美术馆推出的“‘不息’第57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馆·北京站”,展览将皮影戏和刺绣等“非遗”名角儿融入当代艺术。面对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新面孔,不少人重新找到了解读传统文化的钥匙?!啊咨叽墓适潞苁?,但从来没深究过,这次展览给了我一次亲近传说的机会?!奔唇咧斜弦档幕偏h麟被青年艺术家邬建安的奇思妙想深深吸引住了,后者以《白蛇传》故事为蓝本,以彩色浸蜡剪纸拼贴画组成“前传”《青鱼案》,再用一组装置艺术预示“结局”《破塔记》?!翱赐昊?,我想找来更多图书探个究竟?!彼?,引人循序渐进的展览才是年轻人所渴求的。
  比这场展览再早两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推出的“邱注上元灯彩计划”(“上元”即元宵节),同样主打“非遗”。对于当下人已十分陌生的“上元灯彩”,艺术家邱志杰以明代长卷《上元灯彩图》为脚本,用灯笼、金鱼缸、摇篮等多种媒介将画中的历史场景再现为一个剧场,“我不是简单重复历史场景,而是从中抽取出我们与历史之间的关系,来看历史到底如何在影响我们?!闭馕恢醒朊涝菏笛橐帐跹г赫泼湃酥毖?,他想以当代眼光重新解读这样一幅古代社会风俗画,提炼出中国文化的隐秘信息。
  让两家美术馆颇感意外的是,原本定位为试水的小众展,通过巧妙化解传统“非遗”的凝重感,居然每天吸引数以千计的参观者前往“膜拜”,不少人还在留言簿写下“读懂了”之类的观展感受,受追捧程度远远超出寻常展览。
  切忌生硬嫁接乱炖一气
  “非遗”走进当代艺术展厅,不仅带给参观者以不小惊喜,也着实让参与者松了一口气。
  苏绣传承人姚惠芬、陕西皮影传承人汪天稳都与邬建安合作了新作品参展?!罢馐且淮问认萑氡览5钠婊弥??!币莘医樯?,苏绣的传统针法多达四五十种,不过,每件成品往往只选用其中少数几种。而邬建安要求她将所有的传统针法一股脑儿都绣进同一件作品里,并且随时体现不同针法的对立感?!摆鲜Φ拇醋骼砟钣敫抑凹甘甏绦宓南肮呒负醯袅烁龆?,也颠覆了沿袭千百年的传统?!辈还?,眼见苏绣首次以当代艺术的名义走进“世界三大艺术展”之冠的威尼斯双年展,她认为一切受虐也值了。
  “当产生于传统社会的‘非遗’在当下再度出现,它必然是新一代物种?!壁ò苍凇胺且拧庇氲贝帐跫藿硬忝嬗涤蟹岣痪?,包括史前岩画、商周青铜器纹样,以及《山海经》插图都曾被他拿来入画。在艺术批评家方振宁看来,他通过引入古代艺术化的经典符号,为当代艺术闯出了一条新路子?!暗⒉皇撬邓腥说睦嗨瞥⑹远级月纷?。对于二者嫁接,人们质疑最集中之处在于是否会生搬硬套传统元素,结果弄出个‘四不像’?!币帐跏谐》治鋈耸柯砦椭背庖恍┮帐跫掖渴簟肮已蛲仿艄啡狻薄髅魇且怀≈形鞯贝突姆绺裾故?,却强行塞进几幅以剪纸形式呈现的作品,还取名《精卫填?!?,让人怀疑创作者是否搞懂了成语的真实涵义。
  这样的现象并不鲜见。上周末798艺术区开幕的一场主题为“先锋与传统”的展览,拼凑痕迹就颇明显。展厅一半空间是离开文字说明便让人云里雾里的抽象画,外加几件多媒体形式呈现的声光秀;另一半区域更像一锅“非遗”大杂烩——京剧脸谱、面人儿、活字印刷术,无奇不有?!叭绱思虻ヂ蘖芯拖肴萌嗣嵌脸龈鲋猩钜?,无异于自欺欺人?!甭砦ㄒ椴喂壅哂龅嚼嗨瞥【熬椭苯犹永?。
  接续传统文脉还得慢慢来
  新近接连亮相京城的两场“非遗”大展,都离不开在艺术界素有“鬼才”之谓的邱志杰的推动。当被问及缘何如此看重传统元素,他说自己的出发点很纯粹,就是向世人呈现“当代中国艺术”,而不是“中国当代艺术”,换句话说,就是梳理中国艺术的脉络,并非要搞出个当代艺术的中国版本。
  “其实任何艺术形式都不应刻意回避某些元素,也包括中国元素在内,关键在于你呈现的内容、提出的问题,能否刷新人们既有的刻板认识?!彼?,这正成为当今很多艺术家的选择。与徐冰、蔡国强并称中国当代艺术“四大金刚”的古文达,虽长年旅居海外,如今也越来越倾向从本民族文化里取经。
  “我们不可能脱离昨天去空谈所谓明天?!敝醒朊涝菏笛橐帐跹г涸撼ぢ朗ぶ性谏鲜兰桶耸甏似鸬摹?5新潮”中就名噪一时,可他偏偏习惯在创作中与传统往来频繁,剪纸“小红人”更是成为他的个性化符号。在他看来,重点不在于是否往回看,重要的是能从中看到什么。马维也认同这一观点,在他看来,引入“非遗”其实是一把双刃剑,如果运用不得其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在糟践传统,“说得再不客气点,会有一种倒卖土特产的即视感?!?/span>
  既然方向没问题,最终还得看艺术家如何“嫁接”?!爸挥邪阎泄骋帐豕勰?、方法转换成艺术家自己的创作语言,才可能真正实现精英与民间的互动?!敝醒朊涝涸撼し兜习步恿匠 胺且拧闭拐笳咎ㄖ?,在他看来,如何打通“非遗”与当代艺术的隔阂,在艺术领域重新接续中国文化脉络,是当下艺术界必须直面的课题。艺术家何世斌还表示,“传统文化一度势弱,如今再度被重视实属幸事,但凡事急不来,打通文脉尚需时日?!?/span>
责任编辑:赵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