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儒墨丹青 >传承研究

以意取势 循势得韵

2018-05-15 10:12:00  作者:高建平  来源:中国文化报

 
  

dafa888下载 www.rjqxw.cn   读了朱天曙的字,觉得很有特点,对于我这个做美学研究、常常观念性太强的人来说,也觉得有话要说。

  朱天曙的字,首先给我的感觉是亲切、自然,不端着,像是在自己的日记本上记日记。写日记前无须斋戒沐浴,如临大事,而是随意写出。写日记讲求记事达意,不重规矩。同样,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不事修饰。太多的规矩,太注重修饰,就失去了一股清新之气,而这种清新,恰恰是朱天曙最看重的。

  中国古人讲,意在笔先。朱天曙讲以“意”为体,以“法”为用。书法是在“书”,也要有“法”,但是,要“意”胜“法”,而非“法”胜“意”。在写字时,以意统之,意到而已。意中之笔即为好笔,意外补缀即是败笔。

  书法从书写而来,这固然是事实,但如何确定书法与书写的关系,体现出的是不同的美学观。有追求回到“写”的书法,有追求“描”的书法。有线的时间性,有图画的空间性。字要一笔一笔地写,于是有时间性;字要成一个图,于是有空间性。写字从其基本性质上讲,既要有时间性,也要有空间性;但是,侧重点却可以不同。追求“写”的清纯,追求“描”的繁复。于是,有的字是写出来的,有的字是画出来的。写出来的字直接通过线表达情感,画出来的字要的是装饰意味。

  朱天曙所追求的,还是“写”。他也描画一些字,这些字像图案一样间杂其间,那些字,给人的感觉,像是文章中的引文,重要,需要突出,但却不是他自己的。从本质上讲,他的字以“写”为主体。

  这种“写”的字,从“意”出发,通过取“势”来布局。这像下围棋,得“势”则处处占尽先机。有了“势”,就可以顺势而为,从而达到大势所趋,势如破竹?!笆啤崩丛从谧匀恢?,但这里已是运动状态的势。起势、造势、得势、乘势,都是在过程中见出。形势大好,还是大势不妙,都是可见到的静态物的动态趋向。

  朱天曙曾说,欣赏我曾从古书中掂出一个“便”字,来对中国书画作总结。其实,这个“便”字也正是对他的书法艺术的写照?!氨恪笔遣蝗坡?,走便道,写字也是,不作多余笔画,不作不必要的停留,不作超出其分的姿态,不端不装。这种“便”其实也暗示了一种身体哲学的思想?!氨恪惫楦岬?,还是身体之“便”,以人的身体活动为中心。在这种追求“便”的活动中,求简约,也求丰富;求顺畅,也求停歇;即行即止,随意自然;以人之节律,合天之节律。

  最后,回到日记的比喻,朱天曙的这种日记体,是他吸取了中国古代自然哲学精髓的结果,也是他在现时代具有实用精神的创造。字是随手写出的,是身腕手指的运动痕迹;又具有精神性,是人的内在精神的外在显示。

  朱天曙的字,我很喜欢。相信他还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有了美,还要崇高,有了精湛,还要雄浑,有了自然,还要天成。他一定会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好。(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华美学学会会长)

责任编辑:张晓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