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齐风鲁韵 >齐鲁名家

黄玉顺:回望“生活儒学”

2018-07-02 08:38:00  作者:黄玉顺  来源:中国dafa888

dafa888下载 www.rjqxw.cn   提要“生活儒学”作为儒学现代转型的一种理论建构,是一个完整的思想系统。它通过与现象学的批判性对话,突破了传统哲学“形上→形下”的二级架构,揭示了人类全部观念层级的三级架构,即“生活存在→形而上存在者→形而下存在者”或“生活感悟→形而上学→形而下学”。它以作为生活情感的仁爱情感为大本大源,以“注生我经”的诠释视域和诠释方法,重建了儒家的形上学“变易本体论”和形下学“中国正义论”,并落实到现代政治哲学的建构“国民政治儒学”。

  关键词生活儒学;现象学;变易本体论;中国正义论;国民政治儒学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儒家哲学现代转型研究”批准号16JJD720010)。

  我经常讲,“儒家没有新的,儒学是常新的。儒家总是在不同的历史时代建构其不同的儒学理论形态,“生活儒学”就是儒家的一种现代儒学理论形态。自2004年诞生以来, 生活儒学已经走过13个春秋,共出版了8本著作(含专著与文集),建构了一个完整的思想系统。感谢《孔学堂》杂志社的邀约,为我提供了一次自我反省的机会。

一、生活儒学的问题意识

  “生活儒学”的提出,源于以下的问题意识:

  按照传统的理解,古今中外两千多年的哲学都不外乎“形上形下”的二级架构,即根据一个绝对的形而上存在者来说明众多相对的形而下存在者何以可能;儒家哲学亦然,例如程朱理学以唯一绝对的“天理”来说明众多相对的“万物”何以可能,即其所谓“理一分殊”。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就会一种陷入困境:面对中国人的现代化诉求,传统儒学的形上学、形下学皆不可取,这就意味着整个儒学都应当被抛弃。

  先谈形下学困境。如果传统儒学是指的新文化运动之前的儒学,那么,它本质上就是帝国儒学。帝国儒学的形下学,最重要的内容就是一套政治伦理学,其核心无疑是“三纲”——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这样的儒学,显然是现代性的对立面,新文化运动所批判的正是这样的儒学。坚持这样的儒学,势必反对现代化,这正是今天一些“原教旨主义儒家”的态度。

  再说形上学困境。传统儒学的形上学,是为上述形下学服务的;这种“形上形下”关系,哲学上叫“奠基关系”(foundation-laying relation),通俗地讲,即:之所以建构如此这般的形上学,是因为如此这般的形下学的需要。例如程朱理学的理本论,当然是为帝国的政治伦理学服务的;其所谓“天理”的实质内涵,其实就是以“三纲”为核心的帝国伦理政治规范的形上学化。因此,这样的儒家形上学显然同样是现代性的对立面。

  如此一来,我们就会面临这样的两难选择:要坚持儒学,就必须放弃现代化;要追求现代化,就必须抛弃儒学。在今天的中国人里,这两种对立的选择都存在:有人原教旨主义地坚持儒学,有人厌恶地批判儒学。当然,也有人采取第三种选择,即探索儒学本身的现代化;但是,这类探索始终在理论逻辑上无法自圆其说。

  其实,问题的关键在于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儒学的上述困境基于对儒学的一种认识,即儒家哲学就是“形上形下”的二级观念架构。生活儒学的问题意识就是这样被逼显出来的:如果我们既要选择现代价值,又要选择儒家立场,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认定儒学不仅仅有“形上形下”的二级观念架构,它还有更本源的观念层级,却被长久地遮蔽而遗忘了;通过发现和揭示这种本源观念,我们就可以面对现代性而重建儒家的形上学和形下学。  

二、生活儒学与现象学的关系

  由此,生活儒学突破了两千年来哲学的“形上形下”二级架构,展示了三级观念架构:

  存在论意义上:生活存在→形而上存在者→形而下存在者

  观念论意义上:生活感悟→形而上学——→形而下学

  老实说,这种突破是受到海德格尔现象学、特别是其“存在论区分”der ontologische Unterschied的启发。按照海德尔格对“存在”(Sein)与“存在者”(Seiendes)的区分,那么,不论是形而下者,还是形而上者,都是存在者,而不是存在;然而所有一切存在者都是由存在给出的。用儒家的话语讲,形而上者是形而下者之“本”,而存在却是形而下者和形而上者之“源”,这就是我所说的“本源”——“大本大源”的意思。 那么,在孔孟的原典儒学里,这种被长久遮蔽而遗忘的存在何在?本源何在?下文将会讨论这个问题。

  但是,许多朋友误以为我是用现象学来解释儒学。其实,我在自己的著作和文章里多次对海德格尔进行了根本的批判。例如:

  海德格尔在这个基本问题上其实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存在是先行于任何存在者的,存在与存在的结构超出一切存在者之外,超出存在者的一切存在者状态上的可能规定性之外,那么,存在当然也是先行于此在Dasien)的,因为此在是一种存在者;但另一方面,探索存在却必须通过此在这种特殊存在者,即惟有“通过对某种存在者即此在特加阐释这样一条途径突入存在概念”,我们在此在中将能赢获领会存在和可能解释存在的视野。如果这仅仅是在区分“存在概念的普遍性”和我们“探索”“领会”“解释”存在概念的特殊性,那还谈不上自相矛盾;但当他说存在总是某种存在者的存在,那就是十足的自相矛盾了,因为此时存在已不再是先行于任何存在者的了。    

  海德格尔的上述矛盾,根本原因是“存在”(Sein)与“生存”Existenz)的二分;生存是“此在”(Dasein)的生存,即是一种特殊存在者的存在,即人的存在。而生活儒学的做法是:去掉作为生存的前提的此在,那么,生存即是存在,存在即是生存,两者是一回事。这样的作为生存的存在,或者作为存在的生存,谓之“生活”。这是比海德格尔的“存在”概念更彻底的存在观念:一切存在者皆源于生活、归于生活。

  不少朋友以为“存在”是一个西化的外来词。其实不然,汉语“存在”这个词语及其观念,至迟在隋唐时期便已经出现。 人们之所以用汉语“存在”去翻译西语“Sein”,是因为两者之间尽管存在着非等同性,但确实存在着可对应性。 关于这个问题,最近我与美国知名哲学家安靖如Stephen C. Angle进行了一场对话。 在他看来,儒家哲学的当代发展可以分为两种路数:一种是“有根的全球哲学”(rooted global philosophy),即他所说的广义的“进步儒学”(progressive Confucianism);另一种则是“无根”的、“双重承诺”(dual commitment)的哲学,既认同儒学传统,又认同西方的某个哲学传统。例如安乐哲Roger Ames角色伦理学”(Role Ethics,既认同中国的儒学传统,又认同美国的实用主义哲学传统。安靖如过去认为生活儒学属于后者; 现在他认为生活儒学也是一种“有根的全球哲学”,其“根”就是儒学传统,而不是现象学。 

三、生活儒学的思想系统

  前面谈到,生活儒学突破了古今中外哲学两千年来的“形上形下”二级观念架构,从原典儒学、乃至更早的中国思想观念中发现了比形而上者和形而下者这样的存在者更本源的存在——生活观念,这就形成了三级观念架构。

  (一)生活儒学思想系统的层级

  生活儒学作为一个思想系统,包含着三个观念层级:

  1、存在或者生活层级的生活感悟

  严格来讲,生活儒学在本源层级上的言说,并非什么“哲学”,而是前哲学、前理性、前主体性、前存在者的事情,只能说是“生活感悟”——生活情感、生活领悟。有些朋友觉得生活儒学的代表作《爱与思》许多地方“不像哲学”,其实是因为他们不理解:生活感悟的言说方式,不是哲理的语言,而是诗性的语言??鬃咏病靶擞谑?,立于礼,成于乐”,最重视诗,就是因为诗是生活情感的言说、生活感悟的表达,而非什么形上学、形下学的哲学建构。宋明理学家、尤其程颐竟然鄙视诗,乃至批评诗圣杜甫的名句“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如此闲言语,道出做甚,自称“某素不作诗”、“不欲为此闲言语”,这实在是大谬不然。诗所表达的生活情感、生活领悟才是儒学的大本大源。生活儒学关于生活感悟的言说,最集中的表述是在《生活本源论》。

  2、形而上存在者层级的本体论建构变易本体论

  自轴心期以来,人类开始建构哲学形上学,其核心是本体论。儒家亦然,战国时期开始建构哲学形上学,其核心是主流的心性论。此后,哲学形上学不断翻新,所以我常说“儒家没有新的,儒学是常新的”。在我们今天走向现代性的时代,儒家的形上学需要“现代化版本”。事实上,儒学的现代化版本已有了1.10版、1.20版……2.10版、2.20版……。生活儒学也有儒家形上学的现代化版本,那就是“变易本体论”,下文再论。

  3、形而下存在者层级的伦理学建构中国正义论

  所谓“形下学”,即关于形而下存在者的理论。由于形而下存在者可以分为自然界和社会界两大块,即《易传》所谓“天文”与“人文”,所以,形下学通常有两大领域:关于自然界的知识论及科学技术;关于社会界的伦理学及道德规范。一般来说,儒家更关注的是后者。

  儒家建构形上学,如上文所言,是为其形下学服务的。帝国时代的儒家所建构的形上学,是为以“三纲”为核心的政治伦理学服务的;而现代新儒家所建构的形上学,则是为现代伦理政治价值观服务的,譬如牟宗三的“两层存有论”,是要开出现代性的“政统”与“学统”、即“民主与科学”。生活儒学也建构了自己的形下学,那就是“中国正义论”(Chinese Theory of Justice,下文讨论。

  (二)生活儒学对“奠基”与“生成”的区分

  生活儒学的三级观念之间的内在关系,其实是有严格区分的,即区分为观念层级之间的“奠基”关系和“生成”关系。

  1、观念层级之间的奠基关系

  “奠基”的概念是由康德首先明确提出的,胡塞尔首次给出了一个形式化的定义,海德格尔深化了这个概念。 但事实上,古今中外的哲学都不外乎处理奠基问题,即设定一个形而上者来为形而下者奠基。到了海德格尔,则提出了双重奠基:基础存在论为传统存在论奠基,而传统存在论为科学奠基。 生活儒学的三级观念之间,也是双重奠基关系:生活感悟→形而上学→形而下学。

  2、观念层级之间的生成关系

  其实,“奠基”固然是哲学史、观念史的事实,却并非人类观念层级形成过程的事实。事实上,人类观念层级的形成过程,是一个“生成”过程。观念层级之间的奠基与生成的共同点是:它们都是从关于生活存在的生活感悟开始的。两者的区别是:观念层级的奠基是从形而上者派生出形而下者,而观念层级的生成则是从形而下者提升为形而上者。

  这一点,儒家关于“功夫”与“境界”的理论是最切合实际的。冯友兰先生“境界”说的四种境界,其实就是观念的三个层级当中的两个层级。这三个层级,我把它们概括为“自发境界”、“自为境界”和“自如境界”。如下:

   

  境界

  冯友兰“境界”说

  孔子

  观念层级

  自发境界

  自然境界

   

  生活感悟

  自为境界

  功利境界

  道德境界

  十五而志于学

  三十而立

  形而下者

  天地境界

  四十而不惑

  形而上者

  自如境界

   

  五十而知天命

  六十而耳顺

  七十而从心所欲

  复归本真生活

   

  现实生活中的人,总会获得形而下的主体性,但未必能达到形而上的主体性;达到形而上主体性的人,又未必能自觉复归前主体性的本真生活、达到最高境界。   

四、生活儒学的本源层级:生活感悟

  不论是从观念层级的生成还是奠基的维度来看,生活儒学的第一个观念层级是生活存在及其感悟。这是前主体性、前存在者、前哲学、前形而上学的观念层级;一切存在者——形而上者、形而下者的观念皆源于生活感悟。

  所谓“生活感悟”,指生活情感与生活领悟。

  生活儒学的“生活情感”观念不是通常的“情感”概念,即不是孔孟之后的帝国儒学的“情”概念。传统儒学将“情”视为形上之“性”的“已发”状态,即是一种形而下者,此即“性本情末”、“性体情用”甚至“性善情恶”的观念,由此形成“性样的“形上形下”观念架构。这种“情”是主体性存在者的情感,即正面的或负面的“道德情感”。难怪戴震要解构这种“情”观念,王夫之进而要解构这种“性”观念,因为这种情感观念并不符合孔孟的前主体性的情感观念。事实上,从观念层级的生成的维度看,“情”是前存在者、前主体性的生活存在层级的观念,而“性”则是一种形而上学的观念建构。 按照孔孟的观念,并非因为你是仁者,你才能够爱人,而是因为爱人的情感显现出来,你才成为一个仁者。

  生活儒学的“生活领悟”也不是说的主体对某种对象——物或理的领悟,而是一种前主体性的观念状态,即是一种前存在者的观念状态;在这种观念状态中,“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犹如老子所说的“无物”之“无”。然而,一切物、一切存在者、一切“道理”皆源于此,即不过是生活领悟的存在者化而已。我曾经分析过:科学与哲学赖以成立的四大预设信念——实在性、运动性、规律性(或因果性)、可知性,其实分别源于生活领悟——存在的领悟、流行streaming的领悟、天命的领悟、领悟的领悟。 

  生活存在不是任何存在者、任何物,而是前存在者的、无物的“流行”,故而以水为喻:生活如水,情感如流。主体、对象——一切存在者、物,皆源于、且归于生活情感之流。我称之为“生活的本源结构”:“在生活并且去生活”:一切主体“在生活”之中生成,然后他们“去生活”。生活是“无”;主体建构其“有”——形下之“万有”、形上之“唯有”,然而终归是“无”。

责任编辑:李晓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