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国学大家谈

陈先达:我看“得意拜孔”说

2018-05-18 14:18:00  作者:陈先达  来源:北京日报

  得意拜孔子——这是中国封建社会不少知识分子的“命运”,也是中国独特的政治文化现象。至今少数人犹有此种遗风,只是儒家的崇拜者在当今世界上不见得人人得意。
  其实,孔子本人生前并不得意。东奔西走,周游列国,到处碰壁,他自己都说如“丧家之犬”。虽声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也没有实行,还是设帐授徒,以当教员收束脩为生??鬃拥靡馐撬篮?,帽子越来越多,越来越高??鬃雍鸵运淼娜寮已涤行矶嗪枚?,其中不少成为我们民族文化传统的精髓,影响深远而长久??煽鬃友抵幸灿胁簧儆欣谖榷瘸傻姆饨ㄖ刃?、不利于变革的东西。您看,他说,父在观其志,父殁观其行,三年无改父道,可谓孝矣。一切要率由旧章。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一点都乱不得。以孝悌为本,不准犯上作乱。凡起来犯上的都是人人得而诛之的乱臣贼子。这一套,您看谁喜欢,谁举手赞成?谁不喜欢,谁举手反对?这是显而易见的。因此,压在下面想翻过来的,反孔;站在上面的想维持现状的,尊孔。造反时反孔,当权时又可能尊孔。这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这不是偶然的,因为封建社会王朝的兴废,只是政权的更替,改朝换代,政权的本质没有变,仍然是建立在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农业生产方式的基础上,因而一旦处于统治地位,必然照样以儒学作为统治的意识形态。
  在封建社会中得意者除帝王以外,还有金榜题名的儒生。所谓“学而优则仕”中的“学”,不是学其他知识或什么别的学问,学的就是四书五经、孔孟之道;“仕”,就是做官。这是通过应试而跻身上层,加入统治集团的可靠之路??鬃邮侵髡盼?,读书而不做官是不孝,是要打屁股的??鬃幼约壕退担焊欢汕笠?,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
  “得意拜孔”之说是有道理和事实根据的。在中国古代历史上,自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不熟读孔孟经书是难以为官从政的。但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说在中国历史上发挥过重大作用,培养了不少治国人才和人文学说方面的大家,不少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民族英雄。文天祥临刑前说的“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的话突出了儒家学说在培养民族精神中的积极作用。
  孔子的儒家学说确实具有双重性。一方面,孔子的儒家学说,在封建社会中长期处于统治地位,因为《论语》中论述的正名和修齐治平的一套学说,对当权者确有可用之处,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的实质正在于此。另一方面,孔子还说过另外一些约束统治者的话,说过一些对为君、为父具有规范性的原则,说过一些爱护被统治者的话,例如,治国应该庶之、富之、教之,使民以时,节用爱民之类。所以,章学诚在《文史通义》中说:夫子之言不一端,而贤者各得其长,不肖者各误于所似。是不是得其长者是贤者,否则为不肖,这不去管它,各家观点不同,难求统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各长其所长,各短其所短,势必有各种孔夫子,真假莫辨。
  鲁迅先生在他的名作《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中,也是将孔子与历代尊孔者心目中的孔夫子分开的。他说,孔夫子到死了以后,可以说运气是比较好一点。因为他不会噜苏了,种种的权势者便用种种的白粉给他化装,一直抬到吓人的高度。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我们可以比较有条件平心静气、实事求是地评价孔子及其儒学。这当然是一个繁重的艰巨的任务,需要众多学者不具门户之见进行通力合作。这个工作应该是我们社会主义文化复兴事业中一项巨大的学术工程。

dafa888下载 www.rjqxw.cn  ?。?span style="font-size: 12pt">作者:陈先达,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赵珂